红房子
2018-10-09 16:56:30
  • 0
  • 1
  • 3
  • 0

拐过雨季 那么多荫蔽的屋檐

你像一个打鱼的人

稳稳操纵着手中的白玉

每一片树叶 那种植物的信念

将在你手里复活 宛若火鸟

五百年一死 五百年一生

而波涛静去之时 水--

溶溶漾漾 这座房子时出时隐

从每一个六月的滩头

我掉转头颅 仰视你

以一种昂贵的迷茫


日子能如此平静真是出人意料

而你呼吸中的温润 贯穿我

竟也来得顺乎自然

第一种晴朗 阳光渗露出血迹

多年隐逝的樵夫 竟像策谋已久

砍断我的高傲不费吹灰之力

捕捞我 也是你与人群的默契

我应该低下头 承认这种命运

是来自于你的爱情


但你从哪里来 锁我的线索

从哪里来 敲打我的盲杖

是世纪的尖篙 埋下的歌

我多次抵达 又多次退却

多次闪出我鳞片里面的光芒

像第二种晴朗

年轻的锐利 铭心刻骨

整个穿透这座房子 而到达

你怀中 闪现我金黄的裸体


但你太不像一次爱情

甚至来得毫无道理

你尽善尽美 高照着夜晚

山里的鸟儿都羞于起飞 连同我

只想卸下翅膀

做你怀里的一棵树

红房子 是你盘踞的雨季

我进出其中 以灵魂的一种

做出赊账 以大于生命十倍的价格

我多年修炼的勇猛 决心

被你捕获


第一种晴朗 阳光渗出血迹

我弹痕累累 怀中抱满金色箭矢

拥有你 是我唯一能倒下的地方

谁能想到 一旦如此

被射中的反而是你

红房子 溅满我心爱的伤口

你深藏其中 竟然不堪忍受

我多次抵达 多次以红色的手

拨动世界的方位 将我片片

吹散 像第二种晴朗--


第二种晴朗 成败已经到达

贫血的人群退下水面 烈火熄灭

而烈日依旧 枯燥的城市汽车又在奔腾

血在奔腾 受伤的手在奔腾

你贴在我胸膛的心难以平静

可疑顿显 更多的可疑四面跳出

第二种晴朗 我端坐在爱情里

手无处可放 无法可放 无理由可收回

更无机会可伸出


每一种晴朗 在六月

水已退去 你已收兵而炎热依旧

红房子 我每次经过

都感到你年轻的幼稚的乳房

正在伏向我的生命

铁腕的力量 躁动的路途

而我突然据有的高度

已似不复为人 不愿为人且

决不为人

一如粮食依旧 胃口依旧

一如渴望依旧 世界依旧

而黑夜已经到来 虎狼已经到来

宿命 已经到来

1990年6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