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68)

后现代诗歌教程:标准

第三讲.标准我们已经知道如何清理自己身上的经典味道,我们是不是有了免疫力,当经典写作的诱惑来到时,可以自然而然地打发掉它。我仍然说,这很难。很多人都问我,衡量后现代作品的标准是什么?某某的文章是不是后现代的,某某作家是不是后现代的。这些问题同样使我为难。后现代有它自己的一套规则,但并不表明,有一条尺线,像丈量身高一样,把后现代和经典写作截然分开。作家和作品是复杂的,而且他们有时故意把自己搞复杂,以...

  • 4
  • 0
  • 0
  • 0
2018.10.21 13:02

后现代诗歌教程:清理

第二讲.清理一.清理自己一个有了后现代意识的诗人是否可以写作了呢?当然可以。可是当你写出的每行诗都让自己大失所望的时候,你会意识到,不是那么简单。你逃脱不了写作的痕迹,这些痕迹是,每一行字都冲着球门去了,不由自主地,你在表达感情、抒发情怀,表述美感,赞美或者反讽什么。看看,不是你想射门,是那些大师们用强烈的引力吸引着你,你不由自主向他们靠拢。有什么办法呢?你是吃他们的奶长大的呀!你的所有修养、知识、...

  • 3
  • 0
  • 0
  • 0
2018.10.19 14:06

十七天

【中篇小说】十七天 一、1. 冰窖巷。这个地方叫冰窖巷,为什么叫这个名字?难道这个地方像冰窖一样?难道这个地方阴森可怖鬼影幢幢来往的人像冰棍一样直胳臂直腿满身冰溜子?或者至少穿上厚厚的棉衣冷风嗖嗖直透脖根子?管他呢,只要有人住老子就敢进去。何况,这可是在西安市的中心啊,不会有什么古怪剧情的吧。从四府街拐个弯就到了,是这里,冰窖巷,蓝底白字,可字也太小了,不注意就看不到,电杆上全是野广告,什么专治白殿风...

  • 97
  • 2
  • 9
  • 0
2018.10.17 12:06

后现代诗歌教程:意识

第一讲.意识一.什么是诗歌的意识?射门需要有射门的意识,对一个足球运动员来讲,如何把球射进门里,是一个课题。如果没有人把守的门在离你三十码的距离内,我敢保证你完全可以射进去,也许可以用各种花梢的动作。但是现在有一个守门员,这个守门员是谁呢?他可能是李白、惠特曼、泰格尔、里尔克、波特莱尔、艾伦坡、艾青…..一切曾经在书本上读到的伟大诗篇,都可能是这个守门员。更糟糕的是,他可能是他们的全体,是全体以往的伟...

  • 6
  • 0
  • 0
  • 0
2018.10.17 09:18

商枭1-1序言

序之所以要把这个故事写出来是因为已经有人在写,大家争着要写,唯恐落后。如果我不写,别人也会写。大概是我的笔快一些,所以是我写下来了,而不是别人。但我也欢迎别人写出来,毕竟每个人的感觉不同,在与他相处的那段日子里,每个人的收获都是不同的,我这么急于写出来是因为要是我再不写,总感觉对不起他。对于这个人的一切谁也不是很了解,如果有人说他彻底地了解伯荣的一切,你们千万不能信,就连他妻子――如果可以叫做妻子的...

  • 30
  • 0
  • 1
  • 0
2018.10.11 10:47

神在造物,无所谓天,无所谓地,天是混沌一片,地是茫然无知。天地之间,我在叹息,飓风一般的叹息,神的灵像一片树叶,神的灵是一万种事物无法成型,无法有节律。无所谓天,无所谓地,天地之间,无所谓来,无所谓去。神在运行,无所谓始,无所谓终,始终只有一种,我的叹息,使我沉沦,使我茫茫的灵魂无处着落,无处可去。无所看见,无所听见,风中的一切永远不会停止,已知的都在变异,不知的漠然无知,伸出手去,拿到的不是要拿...

  • 5
  • 0
  • 1
  • 0
2018.10.11 10:31

漂泊

一段无法再找回前段的故事,孤零零地沿着它本来要言说的继续言说,一段没有根的树,或者一束没有明天的玫瑰,我向你们言说我的人生。它在迷蒙之中,是雨造成的湿润和清凉,雨是由于秋天而下的——秋了,已经秋得很深了,但在新衣上身的人群中,反而有了一种人类和季节的秩序感,我感到我在下落,从人群和秋天里,从秋雨迷蒙的街头。我在不着一字地言说,或者我是在船头,一艘没有告知目的地的船,那里一片汪洋,没有安置我的听众。我...

  • 4
  • 0
  • 0
  • 0
2018.10.11 10:28

空白

寂静的日子,当它一页一页穿过我的时候,我是沉默的。就像是水,自我沉沦其中的双膝间流过,只有清凉,在我心中做着一种呼应,沉默,紧闭双眼,月明月暗,与昏暗的世界保持厚厚的距离。我是沉默的,因而世界是沉默的,我自然地垂下一切,用生命的流逝做了某种证明——以往的日子,就是,已经过去了。我是沉默的,因而保持了一种疼痛,潜在时间的翼下。每一种艳丽都不再醒来,包括血的扑击、花的高贵、以及风的迷失,甚至鸟儿的生灭,...

  • 3
  • 0
  • 0
  • 0
2018.10.11 10:26

我拨出的东西上沾着血

我从一个东西上站起来我的脸上还带着狂热大地是这样的大这个是这么的小这个无法装我的所有而我到哪里去 而我的投奔就要开始我拨出的东西上沾着血我已经不能让它撤回去我要举起的东西是这么的重要拎起来的勇气是这么的轻我在这广大的上面站着我在这更大的下面行走我携带的人是这么的广阔他们的善良是如此轻飘可我一定还带着狂热一样地热着我和我的拔出可我的身上一样的拔着可我一样一样的血一般的红

  • 4
  • 0
  • 0
  • 0
2018.10.11 10:16

病历

我在翻看一个人的病历残破的纸 记录发生在五年或者六年前对某人的机械修理末尾可以看清四个字“手术切除”我花费很长时间核对这几年的经历这封来历不明的病历为什么跑到我的桌子里我的手上封面上赫然是我的姓名我摸摸身体各部位完好好玄而那个人是谁我心有余悸地想他少了什么

  • 10
  • 2
  • 0
  • 0
2018.10.11 10:14